安康起名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起名知识大全 > 姓名知识 > [组图]不疯魔不成戏 张国荣

[组图]不疯魔不成戏 张国荣

时间: 2008-05-11 12:59:07 作者: 起名网_丁洪专 浏览: 353次

  ――戏子的自由更显高贵,何来世俗的糟践,于是一路走来更加疯魔。想霸王别姬,早已物是人非,只有自演自唱,在戏中为自己的霸王拔剑刎颈……

  《霸王别姬》,还是小豆子的程蝶衣一遍又一遍地念着自己篡改的戏词: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……”念一遍被打一遍,一遍又一遍,打到他终于字正腔圆、婉转柔媚地唱出:“我本是女娇娥,又不是男儿郎……”。 程蝶衣的错位,成就了他的角,也造就了他一生的命运。

  张国荣的一生也是由错位开始的。虽然出生在香港有名的洋服商家,但是父母感情的不合,长年和子女的分居,让他少了世上最深厚的亲情,也错过了童年最幸福的时光。少年的张国荣为了子承父业,读了纺织专业,但是成绩不好的他令父亲万分羞愧,为了掩饰面子,他被送去了英国。在英国,为了爱好和打发无聊,张国荣在酒吧里开始唱歌表演……种种错位的诱因使得性格内向的他渐渐走上了人生最为之自豪、也最终决定他命运的路。

  舞台上灯光耀眼、暧昧绮丽的戏,舞台下惊世骇俗、荡气回肠的爱,看来似乎也都与他的命运有关。程蝶衣对段小楼的爱,是出于小时伙伴的青梅竹马之情,还是出于爱妃对霸王的仰慕之意;张国荣对唐唐的爱,是出于对多年好友的无私帮助之谊,还是出于对一个干净硬朗而有风尚男人的爱慕之情。也许兼而有之、也许戏中有戏,也许无从考证……只是大家都能看出,戏中人已然疯魔。

  “可以为之追求,可以为之执着 ,可以为之生、可以为之死”,张国荣的一生也许都可以用这句话来形容,只要是他所追求的,必然是这样。同样作为的演艺界的里程碑式的人物,有人这样比较刘德华和张国荣:前者是用力演戏的人,而后者是用心演戏的人。也有人说,刘德华认真演戏十年,都比不上张国荣一刻的风华绝代。他一生入戏的境界造就了他的演艺神话。人戏不分、走火入魔,这是对一个名角最大的褒奖。

  于是,才有了《胭脂扣》、有了《阿飞正传》、有了《霸王别姬》、《春光乍泄》、《夜半歌声》……人戏合一,这都是他以此为证的代表。《胭脂扣》的作者李碧华说过,能得到张国荣来演,已经无憾,世上再无第二人:看《阿飞正传》里最深入骨髓的浪子,脸庞俊美中而又深含绝望和忧郁,他是对女人充满诱惑的男人,玩弄女人,却让一个又一个的女人眼睁睁地去沦陷;看《胭脂扣》里最秀美俊朗的十二少,爱情中的逃兵,辜负了爱人背负了情债,可怜又可憎地度过了孤苦的一生,让人感叹爱情的荒谬和无奈;看《春光乍泄》中的同性恋者何宝荣,放肆不羁、无理邀宠,用暴力和极端的方式爱着黎耀辉,一双为偷手表而被打得鲜血淋漓的手,一双无辜可怜而又充满挑逗的眼睛,他让爱他的男人无以复加地去犯贱,一次又一次地去爱他。有人说,张国荣让身边男人更男人、女人更女人;看《夜半歌声》中的宋丹萍,美貌加才华,他是红到不可一世的歌者,但是时代和命运的压迫,让他成为昔日歌剧院里充满悲伤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冤魂。人生、爱情、死亡、回忆从他幽幽的歌声唱出,唯美浪漫到只有张国荣才配得上这个角色;而看《霸王别姬》,才会真正让人真正了解张国荣,万般妩媚的虞姬、为戏执着的蝶衣,脆弱纯洁的爱人,被人贱看的戏子,只有在他戏中他是可以自由驰骋的,而在世俗他是叛徒和俘虏。也许只有纯粹的戏中才可以存在这样一个纯粹的艺人。

  张国荣:驿马家族的神骥星,性格宫位落在司文家族的文昌星。受驿马星的影响,他一生崇尚自由:“上帝造人是公平的,不分男女,不分贵贱,不分黑人和白人,有些人喜欢猫、有些人喜欢狗,有些人喜欢一些特别的人,这样他们才会开心,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成全他们,只要他们开心,其他人无权过问。”同样,要求完美的气质在他的身上也表现的无以复加:哥哥爱美人所皆知,一直以来,他可以接受形象的变换,但绝不能接受破坏美感的形象。细致的敏感、苛求的完美主义、以及骨子里醉生梦死的颓废,造就了不可复制的张国荣。

 
在线测试